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7章 你相信报应么?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3226
热门推荐:
    身为一名医者能够救人,自然也能杀人!

    现在是法治社会,沈欢当然不会真的动手杀了李平安,但他有数百种方法令人生死不如死,主动跪下来央求原谅。

    这时李平安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他刚接起电话,西装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,“李村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你不是说没有一点问题么!”

    现在旅游业极其发达,长乐村依山傍水是块不错的宝地,这次建造湿地公园只是试验项目,一旦成功,他们就会大力开发这一带的旅游资源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一件小事,李平安都没办好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稍微打点一下就没事儿了,最迟明天就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正说着,李平安忽然紧抓胸口,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况,沈欢眼眸一亮,“村长,你相信报应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有报应,我还有机会站在这里么?”李平安冷笑一声,“别用那些迷信的法子来唬我,没用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沈欢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,“你现在是不是心痛发汗,还有些眩晕恶心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!”李平安表情诧异。

    沈欢笑了笑,“还记得我刚才的问题么?你做了太多的坏事,现在报应来了!”

    “放屁!老子在太阳底下站了这么久,出现一些中暑的迹象很正常!”

    李平安所表现出的症状,的确不是什么报应,但也绝对非中暑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按照透视眼得到的结果,他很明显是患了急性心肌梗死,加上在烈日下站了这么长时间,随时都有可能猝死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收手,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李平安听到这话大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,沈欢,就算你想威胁我,也要找些合适的理由,只凭你一句话,根本——呃!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心脏处忽然传出的剧烈疼痛使他半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呼哧——呼哧——”

    面对此情此景,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,难道真是报应?

    沈欢跟着孙老头学了四年的中医,一定是看出自己有病患在身,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话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李平安再也没有任何报复的想法,开口哀求道:“救、救我——求你——”

    沈欢只是想让李平安就此收手,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他死去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晚了,话刚出口,他便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起来……

    李平安这个照面人死了,在新村长上任之前,湿地公园的计划只能就此搁置。

    村民都比较封建,李平安的死因越传越玄乎,大队部也决定和开发商讨换地事宜。

    等一切琐事都处理完以后,已经是下午了。

    林妙诗似乎并不善于应付沈父沈母的热情招待,见沈欢回来,便开口问道:“可以开始了么?”

    关于沈家祖坟,林妙诗一句也没问,似乎真不在意沈欢死活以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沈欢将她带到了屋里,准备进行第二次针灸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验,林妙诗将OL连衣裙换成了开襟衫,无论背心还是打底裙和丝袜,都是纯粹的黑色,不带一丝杂色,也只有黑色才能衬托出她那高贵冷艳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你戴上去。”林妙诗这次拿出来的是一副眼罩。

    沈欢接过丝巾无奈的笑了笑,看来她对自己还是有所警惕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知道本来只需要露出小腹,却因为眼罩的原因而被看遍全身,恐怕会跳起来杀了自己吧?

    和脸蛋一样,林妙诗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十分完美,尽管沈欢没有刻意去窥探,但依旧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可以施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妙诗轻轻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欢尽量只将视线停留在腹部,他怕多看其他地方一眼,就会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分钟,沈欢收针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可以用汤药取代针灸么?”

    正在收拾银针的沈欢愣了一下,“针灸的话最好,如果改用汤药需要很长的时间,而且是药三分毒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林妙诗便开了口,“开药吧。”

    沈欢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感,一是因为长期饮用汤药的确没什么好处,二是因为……他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说不喜欢林妙诗这种绝世美女是不可能的,当然也仅限于喜欢而已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和林妙诗的关系不过是医生和患者,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那块牛黄,恐怕两人一生都不会有交集。

    “按照这个方子,早晚两次,饭前服用,经期服一剂就可以了,早晚不限。”

    林妙诗皱了下眉头,没有说话,接过药方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沈欢看着佳人背影,深吸了口气,“我送送你吧!”

    这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——呃!”林妙诗头也不回,可没走两步便听了下来,高挑的身姿也逐渐变得弯曲。

    腹部剧烈的疼痛让她失去了平衡,眼看就在栽倒在地,沈欢连忙上前将其扶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沈欢低头向怀里的林妙诗看去,他这一低头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若隐若现,远远要比完全暴露在眼前要震撼得多,比如女性那圣洁不可侵犯的部位。

    从领口可以清楚看到它们的样子,可能是由于挤压的原因,双峰之间形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堑,似乎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吸进去。

    “疼!”林妙诗略带痛苦的声音,及时将沈欢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见她双手紧捂腹部,沈欢忍不住皱了下眉头,又是胃痛?

    一分钟之前刚刚进行过针灸,怎么会突然胃痛呢?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弄错了病因?可如果弄错了病因,之前针灸就不可能有效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面对心中一连串的疑问,他选择先将林妙诗抱回床上。

    沈欢从未和异性有过亲密接触,若有若无的体香不停地撩拨着鼻翼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……”沈欢深吸了口气,将林妙诗护在腹部的双手拨开,手拟剑指轻摁着胃部,“这里么?”

    林妙诗摇了摇头,沈欢又继续尝试下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这里?”沈欢这次所摁的地方是脐下三寸的关元穴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疼痛的可能性有很多,受凉、肠痉挛、附件炎,如果是女性还可能会是妇科疾病。

    药之不及,针之不到,必须灸之。

    既然针法不管用,只能尝试灸法,可他身上只带有银针,看林妙诗的情况,也支撑不到他去药庐取艾炷过来。

    沈欢咬了咬牙,运转气门开启青眸,然后将银针刺于关元穴。

    当带尾的青气出现在视野当中时,他大松了口气,“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话还未落,他的脸色便被震惊所取代——林妙诗关元穴吸收灵气的速度竟然是父亲的两倍!

    父亲的穴位多达七处,而她只有一处,难道说……她的病比父亲还要严重?!

    沈欢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如果真是这样,就代表这次病痛很可能要了林妙诗的性命!

    按照目前这种程度,灵气就算被抽光也不一定有多大作用,而且他的脑袋已经出现了眩晕感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昏迷,那情况就更不妙了。

    沈欢连忙收回了青眸,不过林妙诗的关元穴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,又吞了几缕灵气才作罢。

    沈欢揉着痛涩的眼眸,“还清醒着么?回答我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林妙诗回答了他,声音和以前的冰冷完全不同,若只是多了些痛苦也就算了,可这声回应中更多的好像是一种舒适的满足。

    沈欢将手挪开,看向了林妙诗。

    只见林妙诗双眸紧闭,脸蛋潮红,贝齿轻咬下唇,双腿似开似闭,腰部向上微微拱起,身体一抽一搐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沈欢吞了口唾沫,身为小处男的他,根本没办法抵抗这种刺激。

    趁人之危,非君子所为,但问题是……沈欢可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过君子!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