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6章 你有什么本事跟我斗?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2886
热门推荐:
    镇派出所,审讯室内……

    “知道为什么抓你么?”中年胖子对沈欢问道。

    沈欢看了他一眼,“打了村长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中年胖子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,“这和你打了谁的儿子没关系,抓你来是因为你故意伤人,并且构成了轻伤!”

    “鼻青脸肿也算轻伤么?”揍李华时沈欢并没有下死手,那样的伤势绝对构不成轻伤。

    “都把人打住院了,到你嘴里就成鼻青脸肿了是吧?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这种地步,沈欢还能如此平静,已经出乎中年胖子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沈欢不屑的笑了一声,“有什么话你就直说,不用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伤人构成轻伤,依法判刑三年。”这是早就安排好的罪名,中年胖子说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沈欢皱了下眉头,“你这是诬陷!”

    这个李平安真是歹毒,揍了他儿子一顿,就要让自己吃三年的牢饭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是诬陷,你又能怎样?要怪你就怪你不分尊卑!”中年胖子冷笑一声,“公事儿办完了,咱们来解决一下私事,你的态度让我很不爽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没把话说完,就一巴掌打向沈欢的脸蛋。

    你不是仗着身体优势欺负李哥儿子么?那就让你从进局子的那一刻起,一直挨揍到出狱那天!

    可他的手还没碰到沈欢,就被扣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中年胖子有些意外,这小子戴着手铐竟然也这么灵活。

    松手就要挨揍,只有傻子才会松手。

    见沈欢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儿,中年胖子抬腿就准备来一脚,沈欢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在中年胖子抬腿的刹那,沈欢便将他甩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中年胖子活动着酸痛的手腕,一边骂着脏话,一边朝沈欢冲去。

    沈欢背靠墙壁,将腿一伸准备把他给顶回去。

    谁知中年胖子冲地太猛,竟然被自身肥膘给弹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敢袭警!”中年胖子肺都要气炸了,单靠他一个人还真拿沈欢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沈欢耸了耸肩,“是你自己撞过来,和我可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有你好受!”中年胖子说完便走出了审讯室,看样子是去喊人。

    一个体能低下的胖子沈欢还可以对付,但人多起来,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是对付不了太多人,而是他不能还手伤人,不然袭警的罪名就会坐实,可若是不还手就会挨揍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两分钟,沈欢还不见中年胖子带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叫人需要这么长时间么?”带着心中的疑惑,沈欢抬步向门外走去,准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可没到门口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?”

    林妙诗的声音很有特色,只要听一遍就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和中年胖子做争论的正是林妙诗,听到沈欢被警察抓走以后,她就直接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故意伤人造成轻伤,我们是不会放人的。”中年胖子对林妙诗有所顾忌,二十出头便开得起豪车的年轻女性,动脑袋想想就知道对方背景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人是得罪不起,但只要死咬沈欢故意伤人的罪名,对方也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林妙诗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,“有法医的鉴定证书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中年胖子一下子愣了,他没想到林妙诗会问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达不到轻伤标准只需支付一定费用赔偿即可,如果你非要扣人,那应该要找我的律师过来一趟了。”林妙诗说着便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中年胖子知道自己碰到了硬茬,要是僵持下去,别说帮李平安报仇,他这乌纱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,最终只能咬牙放人。

    从局子里出来后沈欢有很多问题想问,也有很多话要说,可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最后只能很老土的说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只是怕没人继续替我治病。”

    看着毫无表情波动的林妙诗,沈欢唯有一脸苦笑,就算是真的,也没必要这么直接啊!

    回村以后,沈欢发现有很多村民正慌慌张张的往村东方向走,出于好奇,他探头对其中一个村民问道:“叔,你们这么着急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那村民没想到这车里会探出个人头,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等看清楚以后,他一脸诧异道:“欢子,你怎么还在这儿呢?不知道村长要平了你沈家祖坟建什么湿地公园吗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长乐村东头,沈家祖坟所在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动我们老沈家的祖坟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以为我们沈家没人?”

    “啰嗦那么多干嘛,拿家伙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沈姓是村中大户,人口几乎占了村里的三分之一,虽说前两年因为矛盾分为了两派,可这祖坟却还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听说村长要平了自家祖坟,双方二话没说便集合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,像沈家这种硬茬子,李平安也不愿发生正面冲突,但今时不同往日,有开发商在,他可不怕这些刁民。

    表面功夫该做还是要做,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,“大家冷静一下听我说!我和开发商谈过了,迁坟的费用全都由他们承担,并且会对你们沈家进行高价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种地打工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挣钱养崽么!人家看上这一块地是咱们村的福气,等公园建好,会有大量的市民过来游玩,到时随便开个农家乐,就能赚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李平安演技倒是一流,先是叹了口气,然后一脸心痛道:“你们就算不为我考虑,也要为村子的未来考虑啊!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放屁!”就在这时沈家的人堆里传出了一个声音,“其他人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,我还会不知道?不就是欢子打了你儿子嘛,想报复可以,但带上我们姓沈的一大家子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刚安静下来的沈家人又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沈三爷看了眼那人,继而转向沈母问道:“小二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见沈母低头不说话,沈三爷便知她是默认了,“你们家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回事儿,原来是你们家欢子惹出的祸!”

    “小二说的没错,他们家惹的事儿凭什么拉上我们!”

    众人说的话越来越难听,甚至有几个妇人都要指到沈母脸上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场面,李平安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打我儿子坐几年牢就完事了?没那么简单!老子不仅要你儿子坐牢,还要你们做父母的在村中无法立足,最好能逼得你们一家子背井离乡!

    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这件事是我做的,自然由我承担!”

    沈欢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人群后面,借着体内的气劲,声音显得异常洪亮。

    李平安眼神一凝,脸上不带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剧本,沈欢此时应该正在局子里挨揍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欢满脸怒气的看着李平安,“村长您的手段可真是毒辣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老子就是毒,可你又能怎样?”事到如今李平安也不再继续使用伪善的面孔,他根本就没将沈欢放在眼里,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屁孩,有什么资格和自己斗?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