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5章 冲动的惩罚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2388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瞪什么瞪,我说的有错么?”面对怒视自己的沈欢,李华依旧不以为然,“老子心情很不好,给你三秒钟时间,马上滚——啊!”

    “蛋”字还没出口,便被一声惨呼所取代。

    李华捂着自己犯痛的脸颊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,“你、你竟然敢打我?你他妈别忘了,我爸可是村长!”

    沈欢抓住李华的领子,一把将他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古医武不分家,沈欢跟着孙老头锻炼了四年,加上一米八多的个头,别说打一个李华,就算打三个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村长的儿子又怎样?侮辱我爸,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打不误!”怒火中烧的沈欢,根本不会计较李华是什么身份,说着就又是一拳,刚好打在鼻梁骨上。

    李华疼得眼泪直流,可嘴上依旧不服软,“你再打一拳试试,信不信让我爸带人把家给你抄了!”

    在他眼里,父亲就是长乐村的老天爷,沈欢现在完全就是找死!

    可回答他的,依旧是沈欢那硕大无比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沈欢,你疯了么!”李华已经有些怕了,可是村长儿子的尊严不允许他求饶。

    疯了?没错,沈欢是疯了,平时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可这一切都是李华逼得!

    你可以瞧不起他,甚至可以打他骂他,但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亲人家庭!

    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弄清——啊!”

    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哎呦!我、我……我都还没回答,你为什么打我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欠揍!”

    “别打了,我错了,我不该侮辱你爸,你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接连几拳下来,李华已经快被打蒙了,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什么尊严,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饶,连沈欢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沈欢从村长家出来以后,心情也慢慢平复。

    打了村长儿子会有什么后果他很清楚,可他并不为刚才的举动所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有再选择一次的机会,他还是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由于沈父大病初愈,回到家后,沈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心里却在想,究竟要用什么方法来应对村长的报复。

    大队部,村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是好事,可村里的地方——”李平安正在对身前的西装男说着什么,话没说完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人以后,他皱了下眉头直接挂断,可刚挂没多久,李华就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儿子虽然被自己宠坏了,但做事还是有些分寸的,现在这么着急的给自己打电话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先接个电话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见西装男点头,李平安这才接起电话,“出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爸,我被人打了,是沈欢那个王八羔子,你快点回来吧!”

    听到儿子的哭腔,李平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华和沈欢之间的恩怨,不过小孩子之间有所竞争很正常,一直没怎么在意,可没想到沈家这个落魄户竟敢对自己儿子动粗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挂了就给你妈打电话,让她带你去医院,不管伤得重不重都待在医院里别出来,听到了没有?”在交代李华的同时,李平安又用座机电话拨通了另外一个老友的号码,“老王么?来村里拿个人,具体什么情况,一会儿再跟你说,你先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等李平安挂了电话以后,西装男开口问道:“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小孩子闹矛盾而已。”李平安笑着摇了摇头,似乎并不想和西装男在这个问题上有过多的讨论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不需要帮忙,西装男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,重新谈起了正事儿,“那关于地方的事情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李平安便开口道:“我刚想起来东头正好有几块田紧挨着河边,那可是块风水宝地,绝对适合用来建造您说的湿地公园!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李平安嘴角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,因为他嘴里的那块风水宝地,正是沈家的祖坟所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午烈阳悬空,村民都待在家吃饭,长乐村显得格外宁静,行驶进村的警车让村中多了几分喧闹,最终停在了沈欢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李哥。”中年胖子一下车,就和等待良久的李平安打起招呼,然后转身对属下说道:“你们进去抓人,要是反抗就往死里揍。”

    两人应了一声,就去敲沈欢家院门。

    “电话里我都说过了,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李平安从兜里取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年胖子接过香烟,笑道:“李哥你放心,小华也算是我侄子,把那小子带到局子以后,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沈欢便被两名年轻警员给押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表情平静,这种情况早在预料之中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家小欢一直很乖巧,你们是不是弄错了?”沈父沈母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见李平安好像和警察很熟络,沈父连忙说道:“村长,我们家小欢你是知道的,这些警察同志一定是误会了,您帮帮忙!”

    “帮忙?我没听错吧,你让我帮忙?”李平安面带冷笑,“看来你们还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抓他吧?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,因为……他打了我李平安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可能?!”沈父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小欢揍了村长家儿子?!

    中年胖子很有眼力,知道李平安不想和沈欢父母有过多交谈,吼道:“起开,再拦着,别怪我告你们妨碍公务。”

    “开车!”

    警车渐行渐远,消失在了沈父沈母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沈母还想向李平安求情,可李平安早就回到自家院子,并且将门反锁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爸,这可怎么办啊!”沈母焦急地流出了泪水,因为沈父病倒,他们家和外界交际很少,更别提和警方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这时一辆红色的宝马X6停在了两人旁边,冰冷的声音也随之从车窗内传出,“请问,沈欢沈医生在家么?”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