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4章 龙有逆鳞,触之则死!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2524
热门推荐:
    沈父四十多岁,由于常年待在屋里,肤色不像其他村民般发黄发黑,而是病态的苍白。

    他表情痛苦的躺在床上,双手紧紧抓住被褥,身体还略带一些颤抖,

    “爸,我是小欢,你别怕,慢慢放松身体,我帮你针灸一下就没那么痛了。”沈欢安慰着病发的父亲,内心远不如表面这般平静。

    平常只要针灸,父亲的病痛就会减轻,可这一次针灸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师父说过,如果幸运还能再拖三年,不幸的话……父亲随时可能丧命!

    对照着眼前的情况,“不幸”很可能就在今天发生。

    本以为将牛黄卖了,再找个时机送父亲到省会的医院试试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怎么办?自己究竟该怎么办!

    沈欢懊恼的抓着头发,就在他快要绝望时,眼眸忽然一亮。

    如今我已经参透了小册子的秘密,也就是说……眼睛除了透视,很可能还有治病的能力!

    想到这儿,沈欢闭起眼睛,快速催动开启透视眼的气门,等到再睁开时,青色光泽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怎么做,才能起到救人的效果,只能将视线不停地在那些穴位上乱转。

    忽然周围环境猛地一顿,景物一个接一个淡化,最终只留下几根竖立的银针。

    这、这是怎么回事儿?!

    不等沈欢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双眸内的青光化作一个个带尾光点没入银针。

    银针泛起亮光的同时,眼中本就不明显的亮光彻底暗淡下来,周围环境也逐渐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见沈父恢复平静,在旁帮衬的牛大宝也松了口气,可当他看向沈欢时却是愣了一下,“欢子,伯父没事了,你还哭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“哭?”沈欢下意识摸向脸颊,发现眼睛正在不停地涌出泪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感觉脑部传出一股剧烈的疼痛,整个身体好像失去了控制,直接朝前栽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感觉自己被人扶住后,还未完全从痛苦中走出的沈欢道了声谢,当看到是何人扶住自己时,他身形猛地一颤,“爸?!”

    自从父亲生病以后,别说站立行走,就连坐着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可现在,父亲不仅站了起来,还扶住了差点摔倒的自己!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沈父表情担忧道。

    沈欢边擦泪水边摇头,“我没事!爸,把手给我,我帮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把过脉后,沈欢像个傻子一般笑了起来,“好了!全好了!”

    牛大宝兴冲冲的跑出去,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沈母和牛父。

  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应沈欢要求,牛大宝一家子也留下来一起吃饭,期间沈欢把卖牛黄的事儿告诉了沈父,并决定将其中一半给牛父。

    可牛父死活不要,一直用“以后再说”来推脱,沈欢只能暂时作罢。

    在这双喜临门之际,从不喝酒的沈欢,也喝得酩酊大醉,以至于一大早起来就头痛不已。

    沈欢走到院子,准备打水洗脸,忽然听到一阵剧烈地敲门声,与其说是在敲,倒不如说是用脚在踹。

    行事如此嚣张,也只有村长儿子的李华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沈欢一开门,李华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哟?竟然开门了,我还以为你会怕得不敢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站着干嘛?走吧!”李华一挑眉头,讥讽道:“为了这事儿,我今天一早就打开了电脑,放心,我家是地板砖,干净的很,你磕头时响得一定够脆!”

    沈欢没搭理李华,依旧按照原计划洗了洗脸,才跟他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两家距离并不算远,几步路就到了。

    比起沈欢家,李华家要华丽不少,两层半的小洋楼,现代化家用设备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到了卧室以后,李华指着自己的分数页面,得意道:“看到没?五百二十六分,虽然没到一批分数线,但只要我爸出点钱,就能够进省重点,你这次输定了!”

    这样的分数足以自豪,不然他也不会一大早就去找沈欢麻烦。

    “到你了!”李华离开座位,让沈欢坐到了电脑前。

    见他半天不动弹,一旁的李华催促道催促道:“怎么不动啊?你是学籍号没带,还是不会用电脑?要不我帮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沈欢熟练地操纵电脑,将学籍号输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等信息页面刷出来,李华便将沈欢推开,他要在第一时间宣布分数,然后好好羞辱这个穷鬼!

    “沈欢,总分七百零二,哈哈哈,才七百零二怎么可能上——”李华笑到一半,整个脸都白了,“怎么可能?!你怎么可能考七百零二!”

    总分七百零二,已经不仅仅算是高分这么简单了,以沈欢这个分数,别说进省重点,恐怕就算是成为今年的理科状元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算错了,一定是算错了!”李华胸膛剧烈的浮动着,“你一个边做农活边学中医的烂穷鬼,怎么可能考出这么高分数!”

    两人都在县城重点高中读书,因为同村的关系,班主任时常拿他们做对比。

    用沈欢这样的卑贱贫农和他这个村长公子比较,根本就是一种羞辱,所以李华一直将对方视为眼中钉。

    为了将沈欢这个穷鬼踩在脚下,他开始不停地学习,本以为经过三年努力,就会达到目标,可现实挨却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面对李华的谩骂,沈欢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他不信佛,但也曾听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。

    有人谤你、欺你、辱你、笑你、轻你、贱你、骗你,如何处之?

    只要忍他、让他、避他、由他、耐他,不要理他,再过几年,你且看他!

    之前沈欢觉得这话很有道理,也一直这么做,可现在看来,还是太祖的话比较有道理。

    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!

    沈欢本来没打算让李华履行赌约,但现在他觉得,应该让对方长下教训了。

    “说好的三个响头,磕吧!你说过,你家是地板砖很干净,而且磕起来响得一定够脆!”

    “磕尼玛逼!我堂堂村长儿子,绝对不会向你这样的穷B磕头。”李华越想越气,用手指着沈欢大骂,“我告诉你,别以为考个高分就行了,你有钱付学费么?你爸那个药罐子,迟早拖死你全家!”

    龙有逆鳞,触之则死。

    而李华根本没注意到,自己已经触动了沈欢的逆鳞!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