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3章 医者眼中无男女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2586
热门推荐:
    漂亮女人有很多,但像面前这样的美女,沈欢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在她身上,你找不到任何瑕疵,美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,因为任何词语都无法与她的容颜匹配。

    美女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,二八分黑色烫发将她精致的面孔完美呈现,黑色的OL连衣裙,时尚不失优雅,搭配着黑色丝袜又让她多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但她脸上毫无笑容,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。

    “大牛,你说的牛黄在哪呢?”

    直到牛父老友开口,众人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这儿!”沈欢举了举牛黄,女人很美,对任何男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但对他来说,将牛黄卖出去才是要事。

    看到沈欢手里的牛黄,中年人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地说,眼前这颗牛黄,是他自从事以来,见过最大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怀疑,这颗天然牛黄究竟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鉴定师得出结论以后,那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,终于开了口。

    声音很冰冷,似乎毫无感情,“九十五万,这牛黄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牛黄等三宝向来有价无市,并且这个价钱已经远远超出沈欢的预想,他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以九十五万成交。

    林妙诗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,交易完成后二话没说就准备上车离去,沈欢却开口将她拦下,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见她停下脚步,沈欢试探道:“你的胃是不是一直隐隐作痛,可不管吃什么药都只能止一时?”

    林妙诗脸上出现了一丝变化,正如沈欢所言,她的确有胃病在身,并且有些年头了,白天还好一些,晚上却愈发剧烈,想睡个安稳觉都很难。

    大小医院已经逛遍,华夏名医也一一拜访,可并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见林妙诗下意识点头,沈欢也松了口气,“我懂一些医术,你这病……我也许能够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林妙诗没有丝毫犹豫,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连那些神医都束手无策,更何况眼前这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我有九成的把握!”

    林妙诗表现的有些迟疑,拜访了那么多名医,见面就能看出她身体状况的,只有沈欢一个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虽然回答不是那么直接,但也表示出她愿意让沈欢尝试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手给我就好。”沈欢话刚说完,林妙诗的玉手便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世界上会存在这样的女人,单是一只玉手便让人觉得口干舌燥,似乎比当初透视牛小贝时的冲击还要大。

    不过在碰触这只玉手的刹那,沈欢便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燥热的夏季,这只玉手依旧散发着一股凉意。

    林妙诗等了半天也不见沈欢开口,忍不住皱了下眉头,要不是因为对方目光清澈,她恐怕会直接抽手走人。

    对沈欢来说,除却父亲林妙诗是他第一个病人,所以必须慎重一些。

    确诊以后,沈欢决定用针灸来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林妙诗并不觉得意外,以前那些中医也是使用针灸来医治自己。

    按照沈欢的说法躺好以后,林妙诗便闭上了眼睛,可没过多久又忽然睁开双眸,一把抓住沈欢的手腕,眼神中满是警惕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欢的手还放在裙角上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抓现行的色狼,“我需要针灸你腹部的中脘穴。”

    “换个穴位。”林妙诗语气中透漏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沈欢回答的语气也是一样,“医者眼中无分男女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离开,然后你用这个蒙住眼睛。”说着林妙诗递给了沈欢一条丝巾。

    遮不遮眼,对拥有透视眼的沈欢来说,没有任何区别,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接过了丝巾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林妙诗将裙角提到了腹部,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,只是脸上多了一些血色。

    比基尼式档位的黑色连裤袜,身材凹凸有致没有一丝赘肉,只看一眼就足以激发男人深处最原始的欲望。

    身为小处男的沈欢,根本经受不了这种刺激,不过好在眼部的清凉让他清醒不少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为了避免自己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,他已经及时的收回了透视眼。

    “有些热,又有点凉……很奇怪。”以前针灸的感觉都是酸胀麻痹,这一次虽然奇怪,但感觉却异常舒适。

    确认自己的方法有效后,沈欢轻弹一下针尾,将银针收了回去,“可以把裙子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?”按照林妙诗的想法,针灸至少要持续半个小时,沈欢却只针灸一个穴位,两分钟都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发觉胃痛消失后,林妙诗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诧异的表情,不过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,“需要多少医药费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买我的牛黄,已经是帮了大忙。”沈欢笑着摆了摆手,这正是他出手医治林妙诗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且,病者求医,寄以生死,单凭这份信任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沈欢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每天来针灸一次,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全康复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妙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她并没有太多时间,但这病只有沈欢能治,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欢子!”就在这时,牛大宝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他这慌张的样子,沈欢心中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牛大宝手撑膝盖,喘了几口粗气,“伯父,他又犯病了!”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六个字,却让沈欢犹遭雷击,他二话没说像疯子一般跑出了牛家。

    “欢子,你等等我!”牛大宝迈开步子就准备追上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林妙诗却将他拦住,朱唇轻启道:“他父亲患了什么病,以他的医术都没办法治好么?”

    “自从沈家伯父六年前在田里昏倒以后,一直没好过,头一年就把家里给掏空了,要不是欢子的师父孙老头儿,恐怕人已经没了。”牛大宝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可现在连孙老头都去世,沈家伯父这病……”

    牛大宝没再说下去,甩了甩头,“我得过去帮欢子的忙,你们自便吧!”

    只是转眼的功夫,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林妙诗等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眼腕子上的手表,“小姐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妙诗看着门口没有动步,“再给之前的那个账户打五万进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依旧和以前一般冰冷,但仔细聆听似乎又多了一丝暖意……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