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2章 杀牛取黄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2670
热门推荐:
    家境贫寒的沈欢并不清楚六十万是个什么概念,但他知道,若把这块牛黄弄到手,家中困境可以得到很大缓解!

    病牛肚子里有牛黄的事情,绝对不能说出来,唯一办法就是把牛直接买下来,可他这次出来完全是为了放松心态,身上并没有带太多钱,只能去找牛父商量,看看能不能暂借一笔钱让他买牛。

    这病牛要肉肉没有,要命命不长,本以为借钱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些挫折,没想到牛父却异常爽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事后才知道,牛父和牛贩子是老相识,搭送一头病牛只是件小事儿。

    到家以后牛父去安置牛犊,沈欢把正准备去帮忙的牛大宝喊住,“去拿宰牛刀。”

    “拿它干嘛?”牛大宝不解得看着沈欢。

    沈欢指向病牛说道:“把那头牛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牛大宝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沈欢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“我爸不是说等他找兽医确定这牛到底得了什么病,再决定杀不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病牛到牛贩子手里已经有段时间了,要是真能治好早就治了,除了杀掉好像也没别的路子了,想到这儿牛大宝也没再多言,绑腿、放血、开膛破肚,熟练的做着一切。

    正杀着他忽然大叫一声,“卧槽,这牛肚子里,怎么有个石头!”

    虽然早有预料,但看到牛黄时,沈欢依旧激动不已,“这不是石头,是牛黄!纯天然的牛黄!”

    “干嘛用的?”牛大宝想不明白,一块石头而已至于激动成这样?

    “是一味药材,需求量很大,但是产量却很少。”沈欢做了几个深呼吸,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你放秤上称一下有多少斤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听到和中药有关,牛大宝就没了兴趣,随手将牛黄给放到了秤上,“两公斤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沈欢将拳头在空中挥了一下,“八十五万!这天然牛黄能卖八十五万!”

    “就这破石头,你说能……”牛大宝吞了口唾沫,“欢、欢子,你确定能卖八、八十五万?”

    “具体我不清楚,但最少也得八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妈、妈了、了个……我、我……”牛大宝半天没说出话,忽然起身朝着牛棚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杀牛!”

    “牛黄不是每头牛都有,这是一种病,和人得胆结石差不多。”沈欢正说着,发现牛大宝并没有停步的意思,“你怎么还走呢?”

    “杀病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解释了半天,牛大宝终于明白这牛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欢子,当时你坚持要买,该不会是早知道这病牛身子里有牛黄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沈欢先是一愣,笑道:“只是一种感觉,感觉这东西不是每次都准。”

    “唉,要是你能看出来,那我们就发财了,怎么也得娶个城里媳妇。”牛大宝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沈欢白了他一眼,“就算我真能看出来,也不是每病头牛都得了胆结石,这东西可遇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在对牛大宝说,也是在对他自己说。

    因为几率问题,想要靠天然牛黄发家是不可能的,这次能够碰到,运气占了很大成分。

    “沈欢,我听说你准备搞养殖?还挺有自知之明,像你这种人,除了种地养猪也没别的选择了。”两人正聊着,一个刺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人叫李华,是现任村长的儿子,表情嚣张无比,还不停地啧嘴:“看来你已经做好磕头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沈欢的心思还在牛黄上,没有多想,随口道:“什么磕头?”

    李华听到这话,冷笑道:“别给我装蒜,当初咱们说好,这次高考成绩出来以后,分数低的要给分数高的磕三个响头!”

    见沈欢似乎想起了什么,李华也变的得意起来,“啧啧,沈欢,再过几天,我妈就要带我出去旅游,要不今天你就把这头给磕了吧,免得我回来时,你不见人影。”

    这个穷鬼高考发挥的一定不怎么样,不然也不会躲在家里十来天不出门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说什么!”牛大宝本来就看不惯李华这幅嘴脸,现在又这么羞辱沈欢,他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燃了起来,提起宰牛刀直接朝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宝!”沈欢快步拉住牛大宝,然后看着李华说道:“明天才出成绩,你着什么急?”

    “我着急?我是怕有人反悔!”虽然沈欢拦住了牛大宝,但李华胆气已经被吓散,说了句保面子的话,便狼狈离去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要是不拦着我,非得把这小子砍成七八块不可。”牛大宝心里的气劲依旧没有下去,“从小这傻叉就爱找你麻烦,我就想不明白,这种人你搭理他干嘛!”

    沈欢笑了笑没说话,这种事儿从小到大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,他一直都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算了不说这些!这牛黄的价钱我们是知道了,可你知道我们卖给谁么?”牛大宝也不想再这件事儿继续纠缠,索性转移到令人开心的事情上去。

    这话还真把沈欢给问住了,他沉默了一会儿,“药店、药厂,或者私人药商,应该都收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小破县城哪有药厂啊!虽然有几个小药房,但它们应该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出八十多万……”牛大宝拉松着脸,一时间也没那么兴奋了。

    牛父忙活完回来,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牛尸,皱眉道:“怎么把牛给杀了?”

    “欢子让杀的。”牛大宝老实直说,同时给自家老子分享喜悦,“爸,我跟你说,我和欢子从这头牛肚子里弄出了一个四斤多的牛黄!”

    光听前半句话,牛父便已经气得不行,刚想开骂,却忽然顿住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牛大宝,“你说什么,多少斤的牛黄?!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儿,四斤多呢!”牛大宝见自家老子这么惊讶,心里老开心了。

    牛父用手拨了拨还未完全干枯的胆汁,拍腿大叫,“哈哈哈!牛黄,真他妈是牛黄!”

    养了这么多年牛,牛父很清楚这块牛黄的价值,认真道:“欢子,这东西可贵重的很,要是去卖,记得让你妈跟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就是卖家难找。”沈欢心里明白,卖肯定能卖出去,不过时间长短就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么!”牛父拍着胸脯,“出路叔给你找!。”

    身为村里的养殖大户,牛父和各行各业都有交情,几通电话打下来,还真帮沈欢联系上了一个买家,“好了,那家伙正好在隔壁村收药材,一会儿就过来!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没多久,一辆轿车就停在了牛场门口。

    牛父认得车型,刚想上前迎接,可看到来人后却又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因为从车上下来的并不是他老友,而是一个女人,一个漂亮的女人……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