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1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
作者:美女请自重      更新:2016-04-07 14:33      字数:2511
热门推荐:
    树上的蝉鸣让人心烦意乱,清风一缕接着一缕,由南山头吹往北山头,尽管如此也没能将这烦人的暑气带走。

    沈欢无暇顾忌脸上的汗液,看着手中的小册子和玉佩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按照秘籍记载,他这十几天一直待在家里修炼,除了修炼时眼部会有异感以外,没有表现出任何实际作用。

    沈欢内心已经开始出现动摇,但他没有资格放弃,无论是为了完成师父遗愿,还是为父亲治病,都必须参透这本小册的秘密!

    调整好心态以后,沈欢再次开始了枯燥无味的修炼之旅。

    与之前不同,今天眼部的那种清凉之感异常清晰,就好像将薄荷叶沾水敷在了眼上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,是个皮肤白皙、模样俊俏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看到盘腿坐在床上的沈欢后,她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,问道:“欢子哥,你怎么像个和尚似得在那打坐啊?”

    见沈欢不搭理自己,小丫头有些生气的嘟起小嘴,伸手便在沈欢腰间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疼!”那种清凉之感很淡,沈欢一下子就被腰间的刺痛给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脸上闪过一丝不忍,但嘴上却气呼呼的说道:“哼!谁让你装作没听见的。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发现沈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眼珠子都不转一下,好像变成了一个呆子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小丫头刚想说些什么,呆滞的沈欢却忽然开口,“小、小贝,你这么大个人了,怎么还能像小时候一样光着膀子乱跑呢!”

    在他眼中,牛小贝身上除了贴身的粉色吊带以外,几乎和赤果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十七岁,但身材已经初具规模,单靠吊带并不能遮掩那女性独有的诱人风景。

    牛小贝听到沈欢这话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“谁光着膀子了,你乱说什么!”

    是啊,小贝已经十七岁了,怎么可能光着身子来找自己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沈欢连忙揉了揉眼睛,可这一揉——牛小贝身上什么都没了!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仔细观赏,洁白的皮肤便渐渐褪去,露出藏于皮下的血肉,之后连血肉器官都消失一空,直接变成了骷髅架子!

    这诡异的场景,吓得沈欢连忙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见他举动如此怪异,牛小贝担忧道:“欢子哥,你怎么了?是生病了么?”

    沈欢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,发现一切恢复正常后大松了口气,摇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他内心却并没有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会出现那种情况,应该是因为长时间待在屋子所出现的幻觉……吧?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!”牛小贝见沈欢没事儿也就放心了,接着道:“我哥准备去买牛,让我来问问你去不去。”

    牛小贝的哥哥叫牛大宝,和沈欢是发小,每次有什么事儿,他总会喊沈欢来凑热闹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沈欢心想十多天不出门,也是时候出去走走了,向母亲打过招呼后,就和牛小贝一起赶往地里的牛棚。

    “欢子哥。”两人正在路上走着,牛小贝忽然喊了沈欢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牛小贝笑嘻嘻的盯着沈欢,“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沈欢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只能顺着问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我光膀子是怎么回事儿?”牛小贝一脸严肃,活像电视上审问犯人的青天大老爷。

    “啊?”沈欢有些心虚,脑袋快速运转寻找借口,“你最近不是长个子么,我就感叹时光飞逝,你已经不是那个光膀子跟我到河里摸鱼的小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贝似乎并没有被他这个借口给打发了,“可我记得你当时好像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错了吧?”沈欢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牛小贝撇了撇嘴,“好吧,算我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糊弄过去,可牛小贝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没让他把命给赔进去。

    “欢子哥,我妈说了,一个男人看光了一个女人的身子是要负责的,等我再大点,咱们就结婚吧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沈欢被这话呛的不轻,田边小路比较颠簸,他这一不留神,就被小石头给绊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牛小贝捂着肚子,哈哈大笑,“欢子哥你真可爱,人家不过是和你开玩笑啦!”

    沈欢起身拍打灰尘,看着牛小贝蹦蹦跳跳的背影,无奈道:“这小丫头,越来越不可爱了……”

    牛棚距离沈欢家很近,没一会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欢子来了。”牛父见沈欢过来,熟络的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沈欢笑着点头,喊了一声牛叔。

    正在鼓捣牛车的牛大宝,也从车上跳下来欢迎自己的死党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正事儿,几人小聊了一会儿便赶往县城牛厂。

    到市场以后,牛父和贩子们谈买卖,牛大宝帮衬着装牛犊,沈欢则四处转悠,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让他感兴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牛小贝和往常一样,像个小跟屁虫似得紧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一头卧在地上的成牛引起了沈欢的注意。

    和其他身形矫健的成牛不同,这头牛身形消瘦,看上去病怏怏的。

    沈欢不是兽医,看了半天也没办法断症确诊,只能放弃,可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欢子哥,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沈欢摆了摆手,之前在家里发生的事情令他耿耿于怀,所以想利用身前这头病牛试试,究竟是眼睛出现了幻觉,还是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闭上眼睛,等到那种清凉之感再次凝聚在眼部时,便睁开双眸。

    若是距离近些就可以看到,原本黑棕色的眼眸,正泛着微弱的青光。

    看着皮肉渐渐褪去的病牛,沈欢难以压制内心激动,自己推测没错,之前并不是幻觉,而是小册子激发了眼部的奇特能力!

    可很快就出现了一件更令他激动的事情,在这病牛胆囊附近,有一颗比巴掌还大的卵形黄褐色硬物。

    这一刻,沈欢连呼吸都静止了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他却知道,这是一味名贵中药,价格堪比黄金,不!是比黄金更加贵重的天然牛黄,市场价格约是黄金的两倍!

    这么大的天然牛黄,最少得有三斤,按照一克四百多元的价格,至少能卖六十万!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