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五百四十四、轴式思考
作者:流浪的蛤蟆      更新:2016-12-14 10:26      字数:3035
热门推荐:
    武丁迟来一步,他眼睁睁的看着韦青蝠在许了和雄铁山的“联手”下,被雄劲的妖力轰的粉身碎骨。?

    他修为虽然跟雄铁山差相仿佛,但眼光却差了太多,心头焦虑之下,居然大喊一声道:“师弟!莫要伤了雄铁山!”

    武丁担忧已经死了韦青蝠,再死了雄铁山,龙虎山和烂桃山的仇可就结的大了,再也难化解开,但是这种想法对许了来说却实在太“轴”了,简直令他想要喷血。

    许了大喝道:“他们要杀了我,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,你还担心结什么仇?已经杀了一个韦青蝠,自然是斩草除根,难道少杀一个就能仇恨轻些?你特么逼脑子坏了吗?”

    武丁被许了骂的脑子一懵,只能按照惯有的思维喝道:“师弟,我这也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雄铁山哪里理会这对师兄弟的争执,一记轰天掌已经当胸印下,就要一掌杀了许了。

    许了虽然嘴上争吵,但却没有放松警惕,他降临四海疆图连续跟三个人动手,一个是凌威大帅的手下,一个是韦青蝠,还有一个就是雄铁山。这三名敌人给他的感觉都非常一致,就是战斗意识和技巧都落后地球无数倍,还处于某种古老而僵化的战斗模式中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雄铁山实力远远出,他已经没有那么紧张,双手合十,一股庞大意识顿时从天而降,化为一条五彩仙龙缠住了雄铁山,这却是他把崩龙命格显化而生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在地球上,许了是绝对不敢用,地球上早就没有人凝练命格,一个原因是没有了天庭存在,一个就是命格会被人轻易找到破绽,加以克制,一旦命格有损,连带会有无穷后果,凝练命格已经成了好处近乎没有,但缺点却数不胜数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四海疆图之中,命格还是颇有妙用的克敌制胜手段,很多天生命格普通之辈甚至还无法运用这种“高端”的手段。

    雄铁山天生就命格普通,所以面对许了催动崩龙命格显化五彩仙龙猝不及防,一时间给捆缚了一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雄铁山心头惊骇,但随即就大喝一声道:“你如果修为再高深几分,凭了屠龙命格,确可成为我的大敌,但是现在你就太嫩了。”

    雄铁山催动了熊罴横行百炼罡,正要震碎五彩仙龙,许了已经轻轻一拢手掌,一道金光从天而降,狠狠轰中了雄铁山的后脑。这道金光正是刚才被他轰飞的五彩金莲,如今化为一根金色巨棒,捣中了雄铁山的后脑要害。

    雄铁山完全没有预料到,许了在战斗中还能层层布局,早就埋伏下了杀招,饶是他功力雄厚,但给这一击命中要害,仍旧脑袋一晕,妖力顿时催不上来。

    许了也没有客气,反手压下,金色巨棒又复化为五彩金莲,只是一收一合,就把雄铁山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雄铁山虽然功力不俗,但这朵五彩金莲也是炼化了三十六条罡脉的宝物,又被许了炼入了弥天大阵,镇压他片刻还是无妨,一时间再也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武丁这个时候,才纵身赶来,忍不住叫道:“你又杀了雄铁山么?”

    许了伸手一指,骂道:“武丁师兄,你脑子不好使,就别想问题了,一切听我吩咐,先把那个小崽子捉起来。”

    应王之子刚才还觉得自己一方大占上风,但转瞬间就情况急转直下,两位师兄被人一杀一捉,惊骇之下,急忙纵起风云,就想讨回龙虎山。

    许了催动九玄真法,迎头赶上,正要活着这个家伙,武丁急忙大喝一声,飞出了灵霄宝树,同时喝道:“师弟,莫要宰杀人了。再杀了应王之子,我们跟龙虎山,还有南海龙宫的仇恨就再也化解不开。”

    许了翻身避让开来,也懒得解释现在已经仇怨不可化解,他已经知道武丁的脑子,怕是还有些上古时期的思维,僵化的厉害,也不跟他痛陈利害,只是大喝道:“放了这个家伙,他回去报信,龙虎山的闻仲直接杀上烂桃山,咱们师父根本不知道情况,只怕要被活活打死,你就是杀师逆徒!”

    武丁微微一愣,许了的说法,他本能觉得不对劲,但对师父的担心,又让他觉得许了说的有道理,正要问一下该如何说法,许了已经悍然出手,同时大喝道:“我们先擒捉下来此人,再送去给师父落,师父的脑子一定比你的好使,你就不要用自己的脑子来思考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武丁被许了公然贬斥,心头也有一股火气,但又找不出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许了就是知道他大脑拎不清,所以没有去尝试讲道理,直接塞一个他无法思考明白,会造成大脑宕机的问题,立刻就让武丁呆立当场,再也不会碍手碍脚。

    没有武丁的拦阻,许了身法之快,也不差韦青蝠这种精修飞遁之术的妖怪,只是一招就把应王之子活捉,这位小王爷连妖王都不是,才不过炼开了周身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,实力弱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许了使了一个袖里乾坤的法术,先把应王之子给收了起来,然后这才冲着武丁喝道:“师兄!你赶紧催动全力,向这个方向祭出灵霄宝树!”

    武丁有些茫然,问道:“这确是为何?那个方向空无一物啊!”

    许了怎会给他解释,只是催促道:“已经来不及解释,这件事关系甚大,你听我的没错。务须不留丝毫余力,不然就要大大的坏事儿了,说不定咱们老师都要被你连累死。”

    武丁被许了弄的满头雾水,但是他想着反正那个方向也空无一物,就算全力一击也没事儿,就祭出了灵霄宝树,冲着许了指定的方向轰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了脸上行若无事,其实心底紧张的很,他已经镇压不住雄铁山了,毕竟雄铁山炼开了三十条罡脉,实力远远过他。但却知道自己不能露出破绽,不然武丁就会反应过来,继续他的轴式思考,坏了大事儿。

    武丁全力祭出灵霄宝树,许了急忙把手中五彩金莲一催,一同飞了出去,眼瞧灵霄宝树落下,五彩金莲开合,雄铁山一声厉吼,从其中跃了出来,被当头落下的灵霄宝树,顿时砸了一个脑浆迸裂。8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