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19章 以后如何?
作者:花凌潇      更新:2015-09-02 10:12      字数:3785
热门推荐:
    回到伙房之时,宋大海正翘着二郎腿,坐在一口倒过来的水缸上面,满脸横行霸道之色,在这伙房当中,他就是天。

    那程鹏几人则是如同哈巴狗,宋大海说一他们不敢说二,不时给他们来上几巴掌,他们也堆满笑容,捂着脸说‘真舒服’。

    青林虽小,对这些人却甚为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水呢?”

    宋大海见青林挑着空桶回来,直接从水缸上面跳了下来,啪的一声,在青林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掌印。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去挑水,你却挑着空桶回来了,莫非是在耍我?”

    青林硬受了一巴掌,心中怒火沸腾,他咬了咬牙,堆出一副笑脸:“大海哥,您让我去挑水,我自然不敢不从。不过我挑着空桶回来是有原因的,首先,庞连冲往山下走的时候,不慎摔断了胳膊和腿。”

    宋大海瞥了眼进气多,出气少的庞连冲,当看到他腿上那露出的森森白骨之时,皱了一下眉头,冷哼道:“没用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庞连冲倒霉摔断了胳膊腿,关你什么事?”程鹏在一旁喊道。

    青林连忙放下扁担,从后面的水桶里拿出那树叶所包裹的烤兔,走到宋大海身前,谄媚道:“我在水潭旁边发现了一只野兔,不过它跑的甚为快捷,我又没有修为,但想到大海哥应该会喜欢吃烤野兔,便咬了咬牙,费尽全身力气才将它抓到,并且已经烤好,大海哥尝尝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宋大海看着那泛黄油亮的烤兔,眼睛一亮,脸上露出笑容:“你小子倒是会来事,恰好我也饿了,今日这挑水之事,就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海哥!”

    青林连忙将烤野兔递了过去,一旁的庞连冲看的一怔,这才明白,青林为何要烤这野兔。

    宋大海撕下一条后腿,正要撕咬,不知想到什么,看了青林一眼,忽然将后腿递给一旁的程鹏,笑道:“看在你对我这么长时间都很忠诚的份上,这条腿给你吧!”

    程鹏受宠若惊,连忙双手接住,同时感激道:“谢谢大海哥,谢谢大海哥。”

    青林心中冷笑,这程鹏不知是被宋大海的淫*威给吓傻了,还是本来就是个傻子,竟连其中的猫腻都看不出来,这宋大海,明显是怕自己在野兔中掺杂毒药之类的东西,所以才让程鹏先吃,后者却以为宋大海真的是对他好。

    程鹏撕咬了一口兔肉,狠狠的咀嚼几下,满嘴油腻,朝宋大海道;“大海哥,您尝尝,还别说,这野兔的味道还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宋大海这才放心,拿起野兔便大口的撕咬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几人看的一阵唾沫吞咽,他们平日里哪能弄到这烤野兔,根本就没机会下山,即便是真的下山了,也是惹怒宋大海,他给自己等人的工作量,完全干不完,更别说抽出时间来抓野兔烧烤了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宋大海见其他人都在看自己,脸色一沉:“赶快做饭,要是宗门弟子来找吃的,你们却拿不出来,老子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是,大海哥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大海也算是有点良心,或者说,可能是忌惮庞连冲那作为外门弟子的哥哥,让其中一人搀扶着庞连冲,到宗门中找丹药疗伤去了。

    宗门弟子看不起这伙房中人,但毫无疑问,缺了他们又不行。

    这天平宗伙房数十处,青林这里,仅仅是其中一处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赶紧去给我挑水!”

    宋大海吃完兔肉,满意的擦了擦嘴巴,见青林站在一旁,忽然喝道:“别以为拿兔肉来贿赂老子,老子就会对你好。不过你也算是有心,我便为你减少一些,今天……就挑二十缸吧!”

    青林心中愤怒,这宋大海,根本就没长心,方才还津津有味儿的吃着自己递上的烤兔肉,如今又是变脸,这种人,哪怕将自己的命给他,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感激,只会觉得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大海哥的吩咐,赴汤蹈火也要做到。”

    青林挑起水桶便往外走,走到大门处的时候,宋大海的声音忽然传来:“老子食量大,一只烤兔根本就吃不饱,你回来的时候,再给老子弄几只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大海哥等着就是!”

    青林哈哈一笑,身影消失在了宋大海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听此,宋大海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心中暗道这小子真会察言观色,庞连冲这些废物,到伙房这么多天也没给自己弄一只烤野兔,还别说,味道真不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青林都在循环手中的事情,挑水,烤野兔,满脸堆笑的送到宋大海手中,还要说尽好话。

    如青林所想,这宋大海,完全就是狼心狗肺,只要他有怒火,便会找人发泄,青林被他所扇的耳光,加起来不少于十次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种屈辱之下,宋大海对青林的警惕也完全消失,开始还会将野兔肉先给别人吃,如今,拿到手便吃,丝毫不顾虑。

    在宋大海心中,青林不会害自己,更不敢害自己,他没那份胆量。

    短短数天时间,青林所受到的欺辱,已经超过他在青元府十一年!

    青林恨!愤怒!

    就在昨天,有外门弟子来到伙房,原先横行霸道的宋大海立刻变成了哈巴狗,最后,那两个外门弟子每人给了他几脚,离开了伙房。

    青林算是明白,在这里,没有身份,实力为尊。

    而宋大海则是觉得在青林等人面前丢了面子,将众人狠狠的揍了一顿,出气之后,又加大工作量,青林直接翻倍,每日一百缸水。

    他乖乖的答应,心中却是隐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五日,青林下山挑水,他再次看到了水潭中的一抹绿色。

    恰巧,庞连冲一瘸一拐的从山上跑来,肩上挑着扁担,似是来挑水。

    俗话有语,伤筋动骨一百天,却只是对普通人而言,天平宗当中,甚至有活死人,肉白骨的丹药,可那显然不是庞连冲能够得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庞连冲还是从他哥哥那里得到了几颗疗伤药,虽未彻底痊愈,却也能够走动。

    庞连冲直朝青林而来,在其身边站住,四下看了看,从胸前拿出一个纸包,递给青林,低声道:“这是你要的毒药,只需一点便能将先天毒死,这一包的份量,足以毒死十个先天强者了。”

    青林接过,未看他一眼,忽然道:“这水潭下面,有什么?”

    庞连冲一愣:“应该是泉眼吧,这也算是一处绝佳水潭了,水质甘甜、清澈,天平宗的用水,都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青林嘴唇微抿,觉得庞连冲并未发现那绿芒,微微沉吟,又道:“那开阵符,你可能够弄到?”

    庞连冲顿时苦笑起来:“开阵符,至少也少宗门正式弟子才能拿到手,并且,即便是有了开阵符,也要宗门长老放行才是。我哥哥只是外门弟子,三年才能领取一枚开阵符,在你到来之前,他刚刚用过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即便没用,也不会给你吧?”

    青林冷冷的看了庞连冲一眼,让其心中直跳,暗自悔恨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有些庆幸,庆幸青林不是宋大海那般性格,否则的话,自己即便不死,恐怕也要半残。

    “你装好水,在此等着。”

    青林说完,便朝着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天平宗护山大阵范围之内,并未妖兽,只有一些普通小兽,诸如野兔、野鸡之类的。

    这次,青林抓了一只野鸡。

    他在烧烤当中,将毒药小心翼翼的涂抹于野鸡体内,这毒药无色无味,根本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庞连冲看的心惊胆战,心中暗自祈祷,此番定要成功,如若不然,青林会死不说,自己也要跟着归西。

    “宋大海之所以能进天平宗,也是因为有一个表兄在此,而且,他这表兄,乃是外门弟子排名第十二的强者。”庞连冲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青林动作一顿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依旧以树叶包起,青林与庞连冲回到伙房。

    一见青林回来,宋大海立刻板起了脸:“两个废物,老子都等得差点饿死,赶快把野兔给我拿过来!”

    青林忙放下手中扁担,将包好的野鸡递上去,脸上布满谄媚笑容,奉承道:“大海哥,这几天一直都吃野兔,想必您也有些吃腻了,我在山中发现了一只野鸡,便灵机一动,将其抓来,您尝尝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还灵机一动?”

    宋大海一听是野鸡,双眼顿时放出光芒,他吃野兔也的确吃腻歪了,心中高兴,暗道这小子有些狗腿子的样子,第一次调侃了青林一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的以后还要仰仗大海哥照顾呢。”青林装出喜色。

    宋大海将树叶一扔,见泛黄油亮的野鸡,食欲大开,丝毫警戒没有,直接大口的撕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恩,不错,哈哈……”他一边吃,一边含糊不清的大笑。

    那程鹏几人看着青林的目光充满恶毒,这小子,才来几天,在宋大海心中的地位就超过了自己等人,这段时间,宋大海对他们的欺凌,可是比青林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也想去抓野兔来奉承宋大海,奈何宋大海根本就不让他们出去,所以,这份‘功劳’,只能青林一人独享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在你如此忠心的份上,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宋大海话未说完,脸色骤变,一片阴云在其脸上弥漫,他猛然咳嗽一声,竟有大口鲜血流出!

    “以后如何?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传来,宋大海蓦然抬头,只见青林那满是奉承谄媚的脸上,此刻却露出狰狞笑容。

    ps:兄弟姐妹们,本书有点慢热,但很快就会爽到无极限的,泪求推荐票鼓励一下啊……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