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18章 毒药
作者:花凌潇      更新:2015-09-02 10:12      字数:3639
热门推荐:
    青林不知宋大海修为,却能感受到他体内那种未收敛的气息波动,已是突破先天,自己无法抗衡。

    至于以猎神弓与幻流心魇反抗,太过不切实际,无论折损寿元,或是引起天平宗震动,后果青林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他无奈,无奈自己被禁,被欺凌,却只能挨着。

    他痛苦,痛苦自己无法救出姐姐。

    他怨恨,怨恨宋大海仗势欺人,怨恨孙立与曹青将自己带到天平宗,更怨恨逐日帝国,置姐姐与水深火热当中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青林从未有过如此情绪,而这短短数天时间,却是令其整个人,开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他逐渐体会人心险恶,体会世道艰难,体会生存不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巅之下,距天平宗五十公里处,有一水潭。

    水潭很大,直径数百米,仿若小型湖泊,水质清澈,冬暖夏凉,天平宗所有用水,皆是从此处获取。

    青林挑着扁担,水桶有四,花费足足接近一个时辰,方才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他此刻终于明白,一天挑满五十缸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水缸可盛装足足四十桶水,也就是二十担,天平宗距此地又如此之远,莫说五十缸,一天十缸都难。

    那宋大海,完全就是在为难自己!

    若是以往,青林早就忍不住发怒,可现在居人篱下,而且,他早已学会了忍耐,从姐姐被俘,逐日帝国毫无营救方法之时,他的性格便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做人,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挑不满五十缸水,青林索性便不挑了,他静静的坐在水潭旁边,看着水中倒影的面孔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至于逃离此地,那是幻想,天平宗外有护宗大阵,哪怕是宗门弟子想要离开,都必须领取‘开阵符’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青林心中这样问自己,他看着自己的面孔,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不知爹娘他们怎么样了……姐姐被俘,我也离开他们了,肯定会很孤独,很痛苦吧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水中忽然闪过一抹绿色,只是一瞬,却被青林给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青林一怔,死死的盯着水中,但足足五分钟时间,那绿色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幻觉……”青林苦笑。

    可正当他打算将目光一开,开始挑水的时候,那绿色,再次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是幻觉!”

    青林使劲儿揉了揉眼睛,闪烁一次可能是眼花,但第二次,绝对不是!

    “帝灵,那是什么?”青林心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帝灵撇了撇嘴:“如今的我,已没有任何感知,连普通人都不如,我能给你的,只是一些曾经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倒是会偷懒,不挑水在这里坐着?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一道声音响起,正是被宋大海扇了一巴掌的那个男子,青林记得,他叫庞连冲。

    若说宋大海等人在天平宗里算是最下贱的人,那么他庞连冲,就是伙房中最下贱的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,在庞连冲心中,就在今天,他的地位已经有所转变,那个最下贱的人,变成了眼前这个才十多岁的小子。

    平日里,庞连冲不知道受了多少的欺凌,可他不敢多言,哪怕宋大海往他口里吐口唾沫,他都得咽下去。

    但在青林身上,他算是找到了身居‘上位者’的高傲。

    此刻,见青林在这里干坐着不挑水,顿时一股怒气从心底油然而生,连自己都要挑,这小子竟敢偷懒?

    青林转头看了他一眼,默默的站起身来,拿起木桶装水。

    “现在挑了?你做给谁看呢?”

    庞连冲将手中扁担一扔,挽着衣袖便朝青林走了过来,看那架势,明显是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妈的,竟然敢无视老子,老子在天平宗里算是弱者,可对你这连真气都没有的废物来说,那就是天!”

    庞连冲走到青林面前,趾高气昂的喝道:“给老子跪下,再磕十个响头,老子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,忘记你刚才对我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什么态度了?”青林眉头一皱,他打不过宋大海,可收拾这庞连冲,绝对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还敢顶嘴?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,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!”

    庞连冲本来就没有放过青林的打算,此刻青林开口,立刻一巴掌扇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巴掌当中,带了一点真气,若是青林真是普通人的话,仅此一掌,便可让他脸庞肿上数天。

    这庞连冲,下手极其毒辣。

    青林身影一侧,左手蓦然抬起,抓住庞连冲扇来的手臂,猛然用力,但听咔嚓一声,庞连冲顿时凄惨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还手?!”

    庞连冲被疼痛和愤怒冲昏了头脑,根本没想过青林为何有如此之大的力量,怒喝之后,一脚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用上了全部真气,欲要将青林给活活踢死。

    然而,青林却是没有闪躲,反而靠前,在庞连冲右腿踢到胸膛之时,左臂猛然将其擒住,右手成刀,狠狠的劈在了庞连冲腿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再次传出,庞连冲右腿完全扭曲,骨骼断裂,露在外面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他痛苦的惨叫,脸色一片惨白,额头尽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修为!”庞连冲此刻完全清醒了过来,心中怒火已然消失,脸上尽是惊恐。

    青林神色寒冷,杀气冲天,欲要将庞连冲击杀,可他最终将这杀机压下,看了那水潭一眼,盯着庞连冲,冷声道:“那宋大海,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“先……先天初期。”庞连冲因为疼痛,说话都结巴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程鹏后天巅峰,宇峰他们都是后天中期。”庞连冲有问必答,他还真怕青林会把他给杀了,毕竟在这天平宗,死人不算什么,况且他这个伙房中,最下贱的人。

    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入天平宗的?”

    “我哥哥是天平宗外门弟子,我是跟随他来参加天平宗考核的,不过没有过关,而且……因为一些琐事,被送到了伙房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何事?”青林眼睛眯起:“你敢骗我,我今天就让你回不去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调戏一个同来考核的女的,后来她过关了,我没过。”庞连冲捂着腿,身体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庞连冲说的的确是实话,这事情宗门当中也算是人尽皆知,那女的至今耿耿于怀,就差没有把他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天平宗里,有什么毒药?”青林沉吟片刻,又道:“能堵死先天的!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庞连冲大惊,他几乎瞬间就猜到,青林是要想办法把宋大海给弄死。

    宋大海整日欺凌于他,虽心中愤怒,可那份畏惧也早已根深蒂固,他不敢想象,如果被宋大海给知道此事,自己会是怎么个死法。

    “我要毒死宋大海!”青林也明白庞连冲心中有数,当即说道:“宋大海是比我强,可我也告诉你,他一天不死,你我都要受他欺凌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宋大海会杀了我的!”庞连冲使劲儿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骨气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青林心中暗骂一声,忽然扇了庞连冲一巴掌,在其还未反应过来之时,从地面上捡起一块石子,狠狠的按进了庞连冲口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给我吃的是什么?”庞连冲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能毒死先天的毒药,可毒死后天的,我还是有的。”青林冷笑:“实话告诉你,这毒药十天之后便会发作,到时你会全身腐烂而死。这种毒药,只有固元境巅峰的元力才能解开,其下任何修为,都感受不到这种毒药,更别说是为你解毒。”

    庞连冲脸色煞白,心中暗道这下真的完了,面前这小子能随意将自己给打成重伤,没必要对自己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庞连冲面如死灰,不听青林的话,现在就得死,说不定听从他的,还会给自己解药。

    “第一,不准告诉任何人今天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我给你五天时间,让你那哥哥弄几份能够毒死强者的毒药,记住,不只是先天初期,先天巅峰都要毒死!”

    青林话语冰冷,隐含杀气,他给庞连冲吞下石子,谎称毒药,就是为了避免庞连冲将此事说出,要是被宋大海知晓,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庞连冲本来就是那种胆小怕死的性格,他沉默了一下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青林看了他一眼,跑向远处,不多时,便提着一只野兔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打火石?”青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有。”庞连冲作为伙房中人,烧火等最下等的事自然都是他做,怎么可能没有打火石。

    青林将野兔皮扒掉,随意清洗了一下,捡了些木棍,开始烧烤。

    庞连冲不知青林想法,在一旁看的脸肉抽搐,这家伙,还有心情烤野兔?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野兔已经泛黄,看起来便让人食欲大增。

    青林摘了片树叶,包起野兔,随意扔在未装水的水桶当中,搀扶着庞连冲,开始朝天平宗而去。

    ps:求推荐票!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