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11章 夜刺
作者:花凌潇      更新:2015-09-02 10:12      字数:3607
热门推荐:
    郭立安说的好听,实乃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谁人参军,不想上阵杀敌,保家卫国?

    况且,青林觉得,这穆恒让自己参入伙房,定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三步化作两步,青林追上穆恒,此刻后者正带新人前行,见青林跑来,不禁停下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万夫长,我青林前来参军,为御马杀敌,驰骋战场。而今,你竟让我进入伙房,凭什么?”青林小脸露出怒色,话语甚冲,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穆恒眉头一皱:“你瞧不起做饭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青林辩解: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这么多人来了,万夫长却只让我进入伙房,莫非,是瞧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倒是伶牙俐齿。”

    穆恒摇头一笑:“战场如血,步步死人,你觉得,你适合上阵杀敌?”

    “何为适合,何为不适?”青林再度反问:“非要能够杀敌,方才算是适合?我若能捅敌人一刀,后方战友将其杀死,便是死了,也并非不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穆恒脸色陡然沉了下来,冷哼一声,喝道:“我这般跟你说,你不能修炼,又是镇雷王青元统领之子。他能放纵你来军中嬉戏玩闹,可我们不能!若让你前往战场,万一出个好歹,我等如何向统领交代?!”

    “万夫长,你就不怕我将此话告诉我的父亲?”青林大眼眯起,有些狭长:“我姐姐来军中的时候,你是否也觉得她是女孩儿,以这种话语污蔑过她?”

    穆恒无言以对,青婵初来军中之时,虽未入第十三军,可他也曾心中觉得,青元府后继无人,竟以女儿之身参军。

    然而,仅仅数月,青婵表现便令人刮目相看,不禁丝毫不输于男儿,且一路青云,已做了军中守备,麾下战士三千。

    而今,青林此话,算是说到他的心坎里面,他老脸一红,出口反驳:“青婵虽是女儿身,却有男人都比不了的天赋。而你,不能修炼,便是上了战场又有何用?只为敌人鱼肉而已。我将你分配伙房,也是为你安全考虑。”

    王虎等人看着青林,饶有兴趣。

    作为新人,敢如此跟万夫长说话,青林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青林直接喊道:“若万夫长非要将我分配伙房,我便告诉父亲,你瞧不起他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穆恒语言一滞,他嘴上说说还行,可一旦青林真的告状,必受处分。

    “好!”穆恒无奈:“你既敢来参军,当是勇气可嘉,便暂且跟着他们,日后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万夫长!”青林顿时露出笑容,他心性纯洁,依了他,便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有胆,敢如此跟万夫长说话。”前行途中,王虎朝青林竖了竖拇指。

    “哼,我又不是来做饭的。”青林顿了一下,又道:“再说我真的不会做饭啊!”

    王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镇雷王之子青林参军,此事很快便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多口杂,议论纷纷,皆是不平的想:他又不能修炼,来军中做甚?这里,可不是他玩耍的地方。

    青林多少有些耳闻,却是没有在乎,他觉得,日后这些人,会高看自己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军中简陋,住宿简单,且青林虽贵为镇雷王之子,依然要从士兵做起,恰巧,他与王虎分在一个帐篷当中。

    帐篷有二十人,年前便是参军,唯青林与王虎算是新人。

    “诸位好。”王虎机灵,一来便向众人问候:“我叫王虎,希望诸位大哥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关照说不上,战斗当中,只顾杀敌,没人会去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有人从木床站起,身材魁梧,足有两米,朝青林两人微微一笑:“我叫于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空位,便是我们前天才死去的两个兄弟卧铺,希望你们能坚持下来。”又有人开口,自我介绍,名为向东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向东看向青林。

    “我叫青林。”青林露出笑容,阳光灿烂,一口牙齿雪白,甚为惹人喜爱。

    然而,当‘青林’两字落下之后,向东跟于成笑脸皆无,眉头皱起,开口说道:“青元府青林?”

    青林心中一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青元府小王子前来参军了,真是有幸,竟分在我们的帐篷里面。”

    于成将‘有幸’两字咬的极重,话虽如此,脸上却是极度不悦:“日后,你自己可要小心了。我等虽与你同居一地,却无力照顾。这军中,不是玩耍之处,劝你还是早早回去,享你的荣华富贵去吧。”

    青林有些委屈,从小到大,府中之人从上到下,哪个不是对自己呵护有加,当是放手怕冷,入嘴怕化。

    可来军中才多长时间,就被数次冷嘲热讽,这些人还是与自己住在一起,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,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都瞧不起我?我父亲是青元又怎么了?我来军中,靠的不是我父亲,只为扫除敌寇,还帝国太平!”

    于成一怔,未想青林竟是如此想法,心中好感略增,却依然叹息:“你并不知,战争危险程度,不能与家中安稳相比。便是你在帐篷睡觉,都夜不能寐。我听说过一些你的事情,不能修炼,来军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修炼!”

    青林找到重心了,这些人,都觉得自己不能修炼,来此是觉得军中好玩儿,方才如此嘲讽。

    “能修炼?”于成再度愣了一下:“开什么玩笑,镇雷王夫人怀胎十年,三日分娩,却是一个废……却是不能修炼,此事谁人不知?”

    青林懒得解释:“反正我就是能修炼,日后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中艰辛,吃住简陋,青林从未过过如此生活,可他心中有气,努力适应。

    三日时间,青林已对军中有所了解,他迫不及待的给母亲写信,告诉母亲,自己很安全,也很快乐。

    时光飞快,又是夜晚。

    天空极其阴暗,星光全无,乌云笼罩,似是要有雨雪交加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摄人心魄,如完全鬼魂哭嚎,令人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青林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旁边传来震雷般的鼾声,是王虎的。

    他人也都双目紧闭,呼吸平稳,已然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入军已三日时间,青林依然不适。

    此地无家中暖炉,无下人服侍,无可口餐饭,入富豪变成乞丐,需要过度。

    青林睁着大眼,眨巴几下,难以入眠,从床上爬起,轻声走出军帐,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有守卫自帐旁走过,脚步整体,神色严谨,目不直视。

    见青林站在帐外,他们走了过来,为首一人胡须满脸,上前喝问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天地漆黑,青林隐约能够看清他的样子,秀眉不禁蹙起:“军中不许留胡须,你们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杀你的人!”

    那大汉忽露狞笑,陡然拔出腰间长刀,朝青林胸前刺来。

    青林四肢修炼,唯胸口与头颅脆弱,见刀光闪烁,心中大惊,连忙退入帐中。

    不想,那小队之人直接冲进,大汉依然刺向青林,他人则是拔出长刀,直接将帐中熟睡几人头颅割下!

    青林双目瞪大,有人头颅滚在地上,脖颈鲜血狂喷,其中便有今日说话的向东!

    他无法相信,面前大汉,真的是为刺杀而来,反应过慢,闪避不及,只得以手臂抵挡那锋利刀尖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长刀劈中青林手臂,那刀刃直接翻卷,且不可思议的发出金属撞击之声!

    青林仅凭肉拳,便可轰碎千斤巨石,可见其坚硬,这刀刃虽是锋利,却不能为其带来伤害。

    “都醒醒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青林方才真正反应过来,立刻开口大喝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于成首先起身,他人也随之而起,唯王虎依然酣睡。

    青林一脚踢在王虎床上,后者猛然惊醒,当即便从床上跳下,喝道:“谁?!”

    无人回答,只有钢铁交击闷响。

    他何等机灵,立刻知道起了战斗,拔出床上战刀,便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“敌寇很好辨认,四大部落之人,男子皆胡须满脸,女子皆皮肤臂有灵纹,战斗之时,会散发光芒。”于成知晓青林与王虎初来乍到,不认敌寇,当即喊道。

    “敢来我帝国军部刺杀,找死!”

    王虎胆大,那于成话音一落,他便持刀朝其中一人砍去。

    青林此刻完全反应过来,他速度极快,四肢闪烁赤芒,漆黑帐篷竟是被映的明亮,轻易便能辨出敌我。

    退后一步,躲开大汉劈来一击,青林陡然上前,抓住大汉持刀手臂,喝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大汉狞笑一声,手上光芒闪烁,奋力一震,陡然震开青林手臂,而后身体翻转,手中长刀,猛然刺中一人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战刀拔出,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青林双目瞪得滚圆,脸色一片苍白,无尽懊悔自心中生出,如自己方才将这大汉击杀,那人,就不会死!

    ps:求推荐票,求收藏啊!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