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8章 不行!
作者:花凌潇      更新:2015-09-02 10:12      字数:3682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小王子,你……你没事?”宋真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,说话都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两个,我都没事,你们却昏过去了。”青林撇了撇嘴,小脸带着些许傲然与不屑。

    宋真与王二老脸一红,心中嘀咕,你当然无事,却不知道我俩承受了多大压力,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不得被诛灭九族。

    “接着来。”青林伸出胳膊。

    “还来?”

    宋真两人心中一跳,但见青林丝毫无恙,心中微松口气,也没注意青林双臂开始变得透明,拿起木棍与铁棍,咬牙便砸。

    这次,他们两人并未昏厥,只见青林额头冷汗直流,牙齿紧要木枝,双眸紧闭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青林在吸收灵气,却能感觉,一阵阵舒爽之感在体内流淌,这是借了青林的光,被些许灵气渗透体内,驱除杂质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时间,两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看着青林双臂,从可怕的红肿逐渐转变、恢复,最终,形成了一种赤光之色。

    那赤光闪烁几次便是消失,两人狠狠的揉了揉眼睛,虽然震惊,却知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!

    “小王子,您修炼的……是家功吗?”宋真忍不住问出口。

    不想青林瞪了他一眼:“你看不像吗?”

    “像,像……是家功,是家功。”宋真吞了口唾沫,他何等心思,知晓小王子不愿让别人知此功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修炼,一直持续到天黑,青林双臂恢复之时,那赤光不断闪烁,每一次修炼,赤光闪烁的时间都会增加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见日光西下,青林轻吐口气,道:“拿着我的玉牌,到账房领取十两银子,算我给你们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“谢小王子!”

    两人大喜,他们每月工钱,方才十两银子,不想只此一天,便有如此好处,自然兴奋。

    “王二,桂兰坊的小红今天是我的,你不准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十两银子,我还看不上小红呢!”

    望着两人渐去渐远的背影,青林嘴角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这种修炼方法,很辛苦,很痛苦,可收获也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青林不知自己此刻的力量算是武者几段,毕竟体修与灵修不一,帝灵出现之前,他还从未听说有练体之法,更为听说,有人未成为武者之前,便能吸收天地灵气。

    所谓‘灵物’,实际为天地灵气滋润而生,经年岁成长,方才形成。

    他如今直接吸收天地灵气,倒是省了获取灵物之难。

    当然,灵气与灵物不可比,两者之间,相当于乌云与雨水,一种气体,一种液态,怎可同日而语?

    若有机会,自然要获取灵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转眼之间,又是春年。

    过年之后,青林便十一了。

    而今,他已开始修炼双腿,如帝灵所说,指以拳力,掌以臂力,臂以腿力。

    若无双腿,便是挥拳,也无大用。

    修炼双腿,涨其力,增其速,待双腿修炼完毕,便是上体。

    依然是宋真与王二,两人已经习惯,且但凡青林找他们,每天都给十两银子,乐的两人喜不开言。

    锦苑曾经发现不对,王二与宋真两人每天都会去领取银两,到如今,至少也有上千两了。

    但两人每次都是持着青林玉牌而去,且青林找借口搪塞,虽明知青林撒谎,却还是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她觉得,青林不能修炼,或许心中也是苦恼烦躁,便以花钱来驱逐烦恼,总的来说,几千两银子,青元府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大年夜,青元与青婵父女总算抽出时间,回到了青元府。

    四大部落也要过年,双方略有默契的停止了战争。

    锦苑虽不愿青婵参军,可羽昭大帝亲自下旨,她只能无奈苦叹。

    “姐姐,军队的生活好吗?有没有意思?”青林瞪着大眼睛看向青婵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青婵出落的愈加美丽了,长发利落的扎在脑袋后面,脸蛋儿越来越标致,精致的五官似是上天刻意打造,放在了她那皮肤白皙,吹露可弹的脸蛋儿上面,修长的身材被那紧身军服彻底勒出苗条曲线,气质尖锐又出尘,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,这数月的军队时间,令青婵骨子里那种单纯消失,她见证了无数的杀戮,美丽的脸蛋儿上,有一种无奈的疲惫与归家的放松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弟弟不要去参军了,还是参政好。”青婵看着一脸期待的青林,摸了摸他的脑袋,抿着樱唇道:“听说皇帝大殿里面有无数漂亮的女孩子,而且还有皇室公主,弟弟日后若能参政,可为自己娶一房门当户对的漂亮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小,急什么娶媳妇。”青林撇了撇嘴,脸上露出向往:“我对政治没兴趣,整天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。像姐姐一样,骑马纵横沙场,凛冽杀敌,那才是我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不是锦苑开口,而是青婵阻拦:“军队有什么好的?不准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青林撅起了小嘴儿,声音低了一些,听起来很委屈。姐姐生气的时候,他还是很害怕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青婵心中苦笑。

    这短短数月,她便有数次差点死在敌人手中,若非他人解救及时,自己早已殒命。

    她不怕死,但怕家人死,尤其是青林,这个她甚为疼爱,唯一的弟弟。

    青林不能修炼,偏偏又想参军,去战场上送死么?

    美味的年夜饭逐渐出现在桌子上,锦苑和青元在青林面前,非常自觉的不谈论军队之事,让青林那充满期待的心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明日初一,那雷鸣应该会来提亲。”青元为青婵与青林各夹了一些菜,看向青婵,道: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青婵沉默下来,这数月军队时间,她经历无数杀戮,心性早已成长,不会想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提亲?”青婵未语,青林却是迷惑道:“提什么亲?”

    “雷鸣喜欢你姐姐,想让你姐姐嫁给他。”青元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青林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:“雷鸣那样子,我想起来就来气。姐姐长得这么好看,可以挑选的男人多了去了,凭什么嫁给他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锦苑与青元对视一眼,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,明天的事情,明天再说。”青婵看起来很平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青婵与青林站于客厅,与以往不一样的是,而今的青林,手里不再捧着暖炉,像个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弟弟也爱美了呢,头发都染成了紫色,不过很好看。”青婵趁着闲暇功夫,调侃青林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青林鼓着双腮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头发不再是以前的黑色,变成了现在这样子,我也很烦恼呢。”

    的确,从练体开始,青林的头发便是变成了紫色,这很令人惊讶,却是查不出为什么。

    许多人如青婵一样的想法,觉得青林是染成了紫色,却因为害羞,不敢承认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这一头紫发,的确很好看,令青林那清秀俊逸的面庞,显得有些妖异。

    “弟弟也长这么大了,再过几年,追弟弟的女孩子一定会很多。”青婵宠溺的摸了摸青林那一头紫发。

    青林正要开口,却是就在这时,门外来了一大群人,前方正是镇西王雷震与其两子,雷鸣、雷冲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大群人抬着红色彩箱,足有八个,其内物品似是极其沉重,那抬箱之人看起来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姐姐,是他们。”青林抓着青婵的手紧了紧,昨晚父亲所说提亲之事,他可是一直放在心上呢。

    自六岁那年在雷鸣身上受气,青林便是再也没有见过他,想来是因为与那四大部落战争闹得,以四年来,大年初一都没有过多串通。

    今日,是青林见到雷鸣的第二面。

    而今的雷鸣,身材更为壮硕,足有一米八九,皮肤黝黑了一些,给人一种极具力感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雷鸣长得不丑。

    见雷震等人如此大场面的来临,青元哪能不知为了什么,心中一叹,面上露出笑脸,忙迎上去:“雷兄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雷震知晓青元明知故问,哈哈一笑:“青元兄说笑了,这数月时间,我观雷鸣与青婵甚是默契。昨日,雷鸣又告诉我,他对青婵死心塌地,非她不娶。我经一夜思虑,终是决定,今日带着雷鸣,前来提亲。”

    雷鸣心思机灵,连忙上前,望着青婵那绝世面容,露出爱慕:“青婵,我真的很喜欢你,嫁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青婵没有开口,青林却是直接喊道:“你性格嚣张狂傲,以前还欺负过我跟姐姐,想要姐姐嫁给你,我第一个不同意!”

    雷鸣一怔,他早已将那事忘却,不禁苦笑:“青林弟弟,我为那次的事情向你道歉,年少无知,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就是不行!”青林话语甚是坚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雷鸣无助的看向雷震。

    他的确很喜欢青婵,且两人在军队当中,时常相互扶助,虽不知青婵怎想,却自己一厢情愿的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军队磨练,令他那嚣张性格早已磨平,对待青林,也不是以往那般狂傲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