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4章 四年
作者:花凌潇      更新:2015-09-02 10:12      字数:4004
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年初二,晨雪依旧。

    大地白霜,却见人影增多,尤其青元府练功场为最。

    青元府,虽是大府,却不算大族。

    练功场上人影,除青元府护府卫士,皆为军中大将,其中,便有青元手下,四大战将。

    赵宁、苏城、简云、宋彬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临至练功场,青林双眸大亮,透出好奇与期待:“父亲,那就是扎马步么?”

    青元露出笑容:“恩,这是基本功,你和你姐姐首先要练的,就是扎马步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见青林来此,赵宁四人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青元点了点头:“赵宁,日后你便负责青林修炼。苏城负责青婵。简云和宋彬,依然负责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苏城点头,赵宁却是犯难:“王爷,小王子体质不佳,这冰天雪地的,怕是会引起虚寒啊!”

    “我心中有数。”青元说话间,看了满眼光芒的小青林一眼。

    赵宁微微抿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去吧。”青元朝青林和青婵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姐弟两人都有些兴奋,青林甚至已经幻想,自己修炼有成,狠狠的教训雷鸣一顿了。

    首次见到王府的小王子和小公主前来修炼,其他人都感觉有些好奇,尤其是府中一些大将或是下人的子女,都立刻抬起胸脯。

    他们年小,心高气傲,自觉生来身份不一,天资却是说不准,不能被小王子跟小公主比下去。

    “练功!”简云轻喝一声,他们连忙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青元府家功,为‘青冥功’。”

    赵宁看了青林和青婵一眼,声音洪亮:“青冥功,先练耐力,后练防御,之后攻击,终为星力。”

    “多话不说,扎马步,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苏城上前,教青林与青婵基本动作,姐弟两人心有热血,立刻跟着做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嘛,十分钟而已。”青林心中不屑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时间推移,他却感觉双腿发麻,双臂同样如此,腰间有股刺痛,头顶有汗水冒出,甚至觉得晕眩。

    这是劳累过度的征兆。

    反观青婵,比他强了太多,呼吸均匀,目视前方,甚为轻松。

    “呀!我不行了!”

    青林终于坚持不住,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阵困意涌来,他感觉天旋地转,就此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两分钟?”赵宁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苏城则是连忙上前,将青林抱起,手中有星力灌溉,温润青林身体。

    青元似是早就料到这一幕,轻叹一声,拿出一颗丹药,喂于青林嘴中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不让他修炼,你偏不听。”锦苑大为心疼,抱着青林,生怕遭受折磨。

    “我能修炼……”

    恰好丹药起了作用,青林醒来,挣扎着站起,再次扎起了马步:“不就是十分钟的马步吗?我坚持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锦苑心疼,却又不能阻拦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一分钟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王子他……真的不适合修炼。”赵宁沉吟道:“您也知道,十分钟最低,可小王子都坚持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青元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多岁,锦苑十年怀胎,出生之后,却是不能修炼,对他来说,甚为不公。

    他乃大将世家,其子嗣却不能参军,此等事情,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炉火升起温暖,青元与锦苑相对而坐,各自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有匆忙的脚步声响起,青元连忙起身,开门一看,是赵宁抱着青林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王子无碍,只是太虚弱了。”

    赵宁进门,将青林轻轻放在床上,皱眉道:“我曾以星力查看小王子体内,经脉甚为畅通,只是不知,为何如此虚弱?”

    从白天到如今,青林不断昏厥、清醒,但他不甘,清醒便立刻扎马步,青元和锦苑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青林再次昏厥,赵宁方才将其抱回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青元眉头紧皱,看着青林:“浑身经脉畅通无阻,却体弱多病,这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毫无头绪,青林愁眉莫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后半月,青林凡是醒来,便立刻开始扎马步。

    然,结果依旧。

    反倒是青婵,天资极佳,半月时间,竟能稳扎马步两个时辰不动,赶得上那些练功数月的了。

    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    青婵天才之事少有人知,青林不能修炼,却是传的整个逐日帝国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一些与青元交好的世家感觉可惜,而反之,则是幸灾乐祸,如雷震。

    镇雷王之子,竟是不能修炼,简直是奇天大辱。

    众口之论,令青元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羽昭大帝亲自前来,在其身后,跟着逐日帝国为数不多的其中两名护国法师——宦林海、姬辰。

    两人分为‘天卫’、‘地卫’,有先天巅峰之境,甚传,宦林海已突破先天,达固元之境,有只手翻河之威。

    他为中年模样,长发披肩,仙风道骨,站自床前,静试青林脉搏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其眉头微皱,轻声开口:“小王子气息平稳,经脉甚比凡人通畅,然体质孱弱,当为怪事。”

    姬辰也是上前试了一番,得出同样的结论,奇怪摇头。

    羽昭大帝长相英俊,此刻光眉紧皱,心中觉得不公。

    他与青元自小长大,便是当了皇帝,友情依旧。

    锦苑十年怀胎,与青元所受压力常人无法体会,三日分娩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青林出生,乃冲天喜事,谁料竟是如此奇怪,明明无病,体质却这般孱弱,连普通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青元心痛,他也难受。

    “林海国师,连您都看不出这到底是为何?”青元有些失望,甚至可以说是绝望。

    宦林海乃逐日帝国开国功臣,时至今日,年岁数百,为逐日帝国最强大的人,连他都看不出原因,青林基本无望。

    宦林海轻叹一声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人盛传,冲灵海之外有翻天大能,若能将其请来,定可看出究竟。”姬辰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青元身体一震,旋即露出苦笑:“那等大能,便是我倾家荡产,也请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锦苑似是有些累了,看起来甚为疲劳:“青林体质孱弱,许是上天注定,不求他踏马杀敌,能安活一生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安活一生,我就要踏马杀敌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林忽然醒来,吓了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修炼,就不能保护父亲母亲,不能保护姐姐,我不要!”青林气的双腮鼓起,心中则是浮现雷鸣那嚣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锦苑火了:“你看看你,成何体统!人有大志,军政不一,如不能踏马杀敌,便是做个军中参谋也好,如今这般,你便是参军了,修炼了,让我如何放心!”

    青林低着脑袋,不说话,只是那倔强的样子,令所有人都能看出,他不服气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林又开口了,他摸着腹部,有些撒娇的道:“我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气死我算了。”

    锦苑瞪了他一眼,接着便在青林甜蜜的笑容当中,吩咐下人做菜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青林特别能吃,比以往多了好几倍的饭量,看的青元一家目瞪口呆,就连宦林海与姬辰以及羽昭大帝也是有些讶然,他们不明白,青林那小小的肚子,如何装下这么多饭菜的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青林满足的拍了拍肚子,然后胡乱擦了把嘴巴,站起身就往外跑,边跑边喊道:“我没有耐力,是因为我没吃饱!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!外面还下雪呢!”锦苑气急。

    青元则是歉然的跟羽昭大帝行了一礼,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然,没过多久,青林便再次被抱了回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能看出青元眼中的喜色:“这小家伙儿,这次竟然坚持了三分钟。”

    他心不死,自己的儿子,十年出生,绝对与旁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锦苑也不顾羽昭大帝等人在此,直接翻脸了:“这冰天雪地的,他要是冻出个什么好歹,我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在青林那倔强的脾气当中,一天天过去。

    每一天,他都会扎马步。

    每一天,他都会昏倒。

    每一天,他的饭量都会增大。

    无人不觉得惊讶,青林出了名的能吃,出了名的有毅力,很快就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锦苑虽心疼,却是不能栓出青林的双腿,无奈之下,只得任其任性而为。

    说来倒也奇怪,青林经常昏迷,身体却是无碍,最不济,也只是虚寒。

    转眼间,四年已过。

    到如今,青林已是能够坚持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这对旁人来说,根本不算成就,但对于青林,却是极其的了不得。

    反观其姐姐青婵,已是能够坚持十个时辰,且已练过攻击与防御,开始修炼家功,达至武者五段,与雷鸣齐平。

    此属天才。

    青元府有天才,却非男为女,令人惋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青林再次昏倒,赵宁已觉习惯,将其抱起平放,等他醒来。

    然,这一次,青林却是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真实的梦。

    梦境中,他行走于天地之间,四周都是星光,似是极远,无法触及,却又似是极近,抬步便可到达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青林有些疑惑,更多的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蓦然间,大笑声在耳边炸响,紧接着,面前虚空陡然爆碎,一道身影,缓缓的浮现在青林面前。

    “用这里的时间来算,十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十年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声音如同震雷,滚滚而去,令青林耳边生疼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