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2章 青林
作者:花凌潇      更新:2015-09-02 10:12      字数:3427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青元惊慌失措,在战场上,他可英勇杀敌,悍不畏死,哪怕血洒九天,也属万世英雄。

    然此时此刻,其浑身颤抖,心底深处,竟滋生出了一种叫做‘害怕’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接生婆!”青元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锦苑躺在地上,脸色苍白,汗珠从脸庞滑落。

    她拽住青元,声音断断续续:“不要走……我……我害……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此地距离山下,哪怕以青元之速,也足需半个时辰,来回之间,已是一时。

    但青元知道,锦苑怕的不是这个,她怀胎十年,真恐如那议论之中,生出一个妖孽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不走……”

    青元努力令自己冷静下来,四下查看,寻了一些干木枝,将锦苑身体四周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之后,只得苦苦等待。

    他乃逐日帝国镇雷王,盛名鼎鼎,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生育,对于女人来说,是一个极其漫长,也极其痛苦的过程,如有接生婆,这份痛苦可稍稍递减,可现在这般,锦苑只得硬受。

    “用力,锦苑,你得用力……”青元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,只得学着青婵出生之时,那接生婆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惨叫自锦苑嘴中传出,汗水已浸湿她的发丝,她却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“若能生下,便不用再受那议论之压,所有人都可看到,我锦苑,我夫君镇雷王青元,我们的孩子,不是妖孽!”

    锦苑死死的咬着牙齿,那份痛苦,看的青元心中抽搐。他未见过青婵出生之时,锦苑是怎样的表情,但这种凄厉的惨叫,绝对要比那时剧烈。

    “咬着我的胳膊!”青元将左臂放于锦苑嘴前。

    锦苑牙齿都要咬碎,此刻见有一物递过,也来不及多想,一口便是将其咬住。

    青元非铁臂铜骨,锦苑一咬之下,立刻有鲜血浸透衣袖,他甚至能够感觉,若再如此下去,定会被锦苑咬下臂肉。

    可他并未反抗,他心中明知,锦苑所受之苦,比之自己,剧烈太多!

    锦苑努力使体之婴儿出生,青元则闭眼承受,两人都未发觉,一股惊人的磅礴灵气,自天地之间涌动而来。

    这种灵气,非常人能够感受,若身处其中,只觉浑身舒适,仿若泡温泉浇灌。

    在那灵气涌来之际,四周青木森林瞬间枯萎,一种生命气息,自那枝叶主杆出现,进入锦苑腹中。

    锦苑痛苦似有所减,神色略微缓和。

    那天地灵气无影无踪,进入锦苑腹中,缓缓凝聚。

    若有大实力者,定可发现,在锦苑腹中,竟无婴体出现!

    那帝国御医曾不下数十次查看,验出锦苑体内婴儿生命力之顽强,但与现在之情相比,绝乃冲突!

    天地灵气越来越多,地面青草枯萎,一切花草尽皆泛黄。

    据此数十里之外,有一水潭,水质上佳,此刻却如被人抽尽灵气,其内鱼虾立刻死亡,清水开始泛黄。

    几乎眨眼之间,方圆百里之内,一切具有灵气之物,皆是化体成灵,进入锦苑腹中。

    随着惊人灵气凝聚,锦苑头顶,出现一个无形漩涡,宛如实质般的灵气,从漩涡灌溉而下,进入锦苑体内。

    这一切,青元与锦苑未有丝毫察觉,疼痛依然那般剧烈。

    在锦苑腹中,一颗婴儿头颅出现。

    随着头颅的出现,身体、双臂、双腿,一切人类应该具有的器官,尽皆孕育而出。

    这种孕育,不是血肉,而是灵气!

    一婴之体,吸进百里灵气,造无数生灵死亡,可怕至极!

    那婴体之外,浮现一种七色光芒,光芒闪烁,足有七次,为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,七次之后,融入婴体之内。

    灵气不断,吸收八方。

    方圆百里、数百里、千里,逐渐扩大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逐日帝国西北境域内,出现极为诡异之事。

    凡人家中,家畜尽皆无因而亡,所养花草全部枯萎,任浇水灌溉亦无用。

    天地昏暗,时有雷电闪烁,似要降雨,却始终未下。

    世界如同陷入毁灭,全面恐慌,唯有一点,灵气的出现,令所有生灵致死,却未吸食人元。

    三日三夜的灵气凝聚,终令婴体成型,也令锦苑几近麻木,那种痛苦,她一直承受。

    青元左臂,真被咬下了一块肉,但他没有发现,在那血肉被生生咬下的同时,一股极其浓郁的灵气,在其伤口处灌溉,令左臂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第四日,婴儿出生了。

    天空弥漫了三天的昏暗雾气,终是化作雨水,携磅礴之势,洒天地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松懈,令锦苑彻底昏迷。

    青元紧抱婴体,脱下衣衫将其包裹,不让雨水淋湿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的看向婴体,喃喃自语:“不是妖孽,不是妖孽……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状若疯狂,仰天大笑:“是了,是了……哈哈哈,我镇雷王青元的孩子,岂是妖孽!!!”

    大雨下了一日,锦苑早已苏醒,夫妇抱着婴儿,于雨中哭泣,长叹十年之累。

    因此为树林,青元想是山神保佑,终为儿起名——青林!

    可惊,锦苑刚刚生育,其体质竟无一点虚弱,仿若常人,甚,犹有胜之。

    一夜过后,整个天地犹如新生,清新空气弥漫四周,于清晨之际,二人抱着婴儿,快马加鞭,以此生最快之速,赶回青元府。

    又是三日,青元府传出消息,镇雷王夫人怀胎十年,终诞下一子,是为男性,起名青林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不了得,逐日帝国震动,羽昭大帝于第一时间亲自赶来,确定此事为真,大喜之下,封青林‘王子’之号,继父王之称,曰‘镇雷王子’。

    朝中大臣尽皆来贺,曾因此事与青元逐渐疏远,生怕动摇自己地位之人,也相继来临。

    青元与夫人锦苑一一接待,整个青元府中喜气洋洋,如若盛世,虽不如逐日帝国开国之日,却是旁人不能比之。

    青元夫妇心知肚明,明面祝贺,实则前来查探虚实,毕竟怀胎十年,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此为事实,多人觉得,此子,怕是并非青元亲生儿子,很有可能,乃青元游历两年,突发奇想,将锦苑腹中之物打掉,不知以何手段,弄来了这么一个儿子,以瞒众人,掩脸面之虚。

    一场盛宴,持续了三天三夜,直至青元府不再接待,方才罢休。

    那些前来祝贺之人,各自回到家中,纷纷猜测。

    逐渐的,这种猜测便传了出来,进入青林耳中,同时,也进入羽昭大帝耳中。

    青林无法,羽昭大帝却是震怒,下令,青林乃御医亲自验血,实乃青元之子,谁若继续猜测议论,满门抄斩!

    酷刑之下,所有人闭紧嘴巴。

    但这种帝皇威严,在时间的流逝当中,终是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一年一年,到这一天,青林已是五岁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等等我!”青元府中,两个孩童追逐嬉戏,一男一女,正是小公主青婵与小王子青林。

    青林已是五岁,不说步履蹒跚,却赶不过已是八岁的青婵,追逐之下,顿时跌倒,肉肉的小手磕破,有些发紫,鲜血随之流出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青婵惊叫一声,连忙跑上去将青林扶起,关心的问:“弟弟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没事。”青林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喏,这糖葫芦给你了。”青婵感觉愧疚,将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青林,两人正是为此嬉戏追逐。

    青林接过糖葫芦,迫不及待的吃了一颗,表情看起来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青婵不馋,因为她也有,方才只是逗弄一下自己的弟弟而已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问你个事儿。”青林看向青婵。

    青婵眨巴了一下大眼睛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听他们说我不是父王的亲生儿子,这是真的吗?”青林皱了皱鼻子,看起来好像是与不是,他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青婵一愣,旋即怒气冲冲的说:“谁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青林摸了摸脑袋,站起身来,嘻嘻一笑:“没谁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摇晃着自己的小屁股,屁颠屁颠儿的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嘴欠的家伙!”

    青婵自语了一声,也是随着青林而去。

    直至现在,青元夫妇还因为青林的出生而每日高兴,他们却是不知,在那遥远的地方,有一双眼眸,五年来,一直都在透过星空,注视着青林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你该走的路,开始了……”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